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上破袭战 >

海军阵型通常有哪几种??

发布时间:2019-07-13 08:2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只有大炮的时候。海军都有哪几种阵型??各有什么好处和弊处?《详细点》

  甲午海战清舰接仗阵形析探 1894年9月16日北洋舰队护送招商局船队到达大东沟口,福州船政局自制的钢甲炮舰“平远”与钢壳鱼雷炮舰“广丙”泊于口外,炮艇“镇中”、“镇南”与鱼雷艇“福龙” 、“左一” 、“右二”、“右三”随护五只运输船朔江而上,将刘盛休所部八营陆兵送到上游15?纱Φ锹健L岫蕉∪瓴茁省岸ㄔ丁?、“镇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济远”、“广甲”、“超勇”、“扬威”在外海下锚过夜注3。

  17日清晨,铭军上陆已毕,运输船奉命各自回航。而日本舰队绕经海洋岛,向大东沟口前进,与清舰同时在大鹿岛南方发现对方的数抹烟痕,清军即起锚迎战。当时“定远”以下十舰排成五叠小队,每支小队的两舰前后错开,即所谓“夹缝鱼贯阵”。日军则为单纵阵,航速较快的四艘精锐巡洋舰 (“吉野” 、“高千穗”、“秋津洲”、“浪速”) 在前,构成第一游击队,由坪井航三少将统率;提督伊东祐亨率本队在后注4,包括“松岛”注5、“千代田”、“严岛”、“桥立”、“比睿”、“扶桑”六舰。

  军令部长桦山资纪中将乘“西京丸”,在本队左侧观战。炮舰“赤城” 则尾随“西京丸”。日方对自己的布署有齐全的记录,因此历来东西海军史界对日军阵形都没有疑问注6。 夹缝鱼贯阵原由丁汝昌与北洋各管带在战前于威海刘公岛海军公所会同商定,这也是清舰驻碇或巡弋时常用的阵式注7。

  临接战之际,旗舰“定远”却悬旗颁令,著各舰骈列改作一字雁行阵:以装甲最厚、战力最强的“定远”、“镇远”居中,而以小弱的“广甲”、“济远”、“超勇”、“扬威”分居左右两翼极端。这号令的来历,据驻“定远”助战的戴乐尔氏(即泰莱,本站注)所言,是“定远”管带刘步蟾总兵基于一念之私,欲使己身尽迟接敌注8。

  戴乐尔也提及当时一字式的排列并未贯彻,两翼弱舰逡巡于后,因此全军略呈半月形。而就日军所见,清军所布为凸横阵:由左而右,依次为“济远”、“广甲”、“致远”、“来远” (或“经远”)、“定远”、“镇远”、“经远” (或“来远”)、“靖远”、“超勇”、“扬威”。

  末端的“济远”、“广甲”、“超勇”、“扬威”暂且不论,清军中坚六舰的排列,由内而外刚好形成装甲由厚转薄、吨位由重趋轻的对称金字塔:7300吨级的战舰“定远”、“镇远”居中,2900吨级的竖甲巡洋舰“经远”、“来远”次之,2300吨级的穹甲巡洋舰“致远”、“靖远”又次之。

  在外侧的“广甲”、“超勇”、“扬威”吨位更小,都不及1500吨。伊东祐亨认为“来远”在“定远”左侧﹑“经远”在“镇远”右侧。此说成为日军军令部出版的《明治二十七八年海战史》的依据。往后绝大多数的日文书籍也尊此不疑注9。但在“浪速”舰长东乡平八郎大佐上呈坪井航三少将的报告里,对同型舰的判定就比较慎重,并不排除“来远”和“经远”有对调的可能 (图一)注10。

  图一、东乡平八郎的黄海海战报告 西文书籍和报告则多将“经远”摆在“定远”之左、与“致远”比邻,而“来远”则放在“镇远”之右、与“靖远”相伴注11,其它细节与伊东的说法完全一致。姜鸣(2002) 把前述伊东和西方的两种排列分别称为第一、二阵式,并推测它们源自同一史料注12。

  其实英国海军并没有偏赖日方的报告。海战刚过一周,英舰 H。M。S。 Leander注13 就到旅顺港拜访两天(9月23-24日),与北洋各生还管带晤谈海战细节。“伦敦新闻画报”(The Illustrated London News) 曾刊出当时旅顺一景注14,图中“定远”在旅顺大坞内抢修,“镇远”在坞口右方码头、以吊杆吊起舰首整座的六?几迸冢熬冈丁辈纯俊罢蛟丁?之后,而“来远”则在港内下碇。

  十月中旬,英舰 H。M。S。 Alacrity 奉令探勘海战遗址,还看到在浅滩烧毁的“扬威”残骸,也看到沉没的“致远” 露出水面的两具樯楼,当时樯楼内的机枪已经不见注15。不论是丰岛或黄海海战,驻亚英军都曾下工夫搜证。此所以H。 W。 Wilson和 W。

  Laird-Clowes 的英方报告都有许多只有参战清军官兵才知道、非日方所能提供的细节。美军情报官沈威廉上尉 (LtJG William Sowden Sims, U。S。N。) 乘巡洋舰 U。S。S。 Charleston由夏威夷赶到远东,虽然错过9月17日的剧战,却也搜集到“镇”、“济”、“来” 各舰伤痕累累的珍贵照片。

  沈氏手撰的报告,是当时成立不久的美国海军情报处最倚重的甲午、乙未信息来源注16。 图二、太田喜二郎所绘黄海海战图,“定远”之左为“经远”或“来远” 图二为太田喜二郎综合“比睿”舰长樱井规矩之左右和其它舰长的报告、精心绘成的黄海海战图,现藏东京圣德太子绘画纪念馆注17。

  “比睿”为日军本队第五舰,速度迟缓注18。伊东率本队横越清舰主力正面时,“比睿”已落后其前续舰“桥立” 1300米。若继续尾随本队势必遭清舰舰首重炮联手轰击,樱井于是右转抄快捷方式,冒险从“定远”与“经远”之间穿越,再试图与日军本队会合注19。

  图二左下方、最近的清舰有两具烟筒、单樯、舰首有双管主炮、两舷舰舯突出的舷台有单管副炮,这正是德制竖甲巡洋舰“经远” 与“来远” 的独家特征。图中右方的“比睿” 则有三樯、单烟筒、剪式舰首,也和实际吻合。“定远”、“镇远”有二樯二筒(在图中左方),“靖远”( 在图中起火的“超勇”左侧)、“致远” 有二樯一筒,“平远”、“济远” (图中不见)有一樯一筒,都和“经远”、“来远” 的一樯二筒截然不同。

  “比睿” 官兵容或不能分辨“经远” 与“来远” 两姊妹舰的细致差异注20,但对炮击“比睿” 的清舰舰型则不致错认。肯定在“定远”左侧有一艘德制竖甲巡洋舰,非“经” 即“来”。太田的油画本身算不得证据,它只是忠实地反映当时各日舰值更人员瞭望战场所见,也是日方众舰长和伊东提督的共识。

  至于“定远” 左侧的巡洋舰究竟是“经远” 还是 “来远”,则需从清、日双方其它史料着手。 战争期间,日方以期刊方式发表战报五十卷,分订十册,称为《日清战争实记》。其中有关炮舰“赤城” 的报导对研判“来远”、“经远” 的相关位置最有助益。排水仅622吨的“赤城” 原在日军本队左后方注21。

  根据《日清战争实记》卷12,““来远” 与左翼数舰在1点20分左右,开始攻击“赤城”。1点25分,舰长坂元八郎太阵亡。3点15分,“来远” 的炮弹击中舰樯。3点20分,“赤城” 击中“来远” 后部,引起猛烈火灾,清军各舰驰往救援,“赤城” 得以脱险。

  ”这段涉及“来远” 大火的描述,与清军报告一致,绝无与“经远” 混淆的可能。由此可知,“来远” 原在右翼(“镇远” 之右),不在左翼 。而“比?薄?所见、在“定远” 之左的,必是“经远” 。 在“镇远”襄助杨用霖帮带注22的马吉芬对当时阵形另有说法:“经远”不在左翼,而在右翼“来远”、“靖远”之间注23。

  倘若此说属实,则清军两翼船数变为左四右六,如姜鸣(2002,页434)所称第四种阵式(参看图三左半)。这排列是基于清军战前会议曾有“僚舰或同型舰须相互掩护照应”的共识推衍而来。可是在双纵队(夹缝鱼贯阵) 变为单横阵或凸横阵以后,多数的同型巡洋舰分处左右两翼(详后述),那共识就不能作狭义解释、专指同型舰了。

  马吉芬身在“镇远”,对右傍的“来远” 不至于认错,置“经远” 于“来远” 之右则相当可疑。一来这和日军各舰长当场所见舰型不符,二来英美情报官员咨询清军所得资料也不支持马吉芬的说法,三来这也不符清军《船阵图说》和平日编组习惯。图三将姜鸣所称第四种阵式和第二种阵式并列,以供比较。

  差异虽仅在“经远” 一舰,但后者不但(1)与日方观察与西方的考证一致,(2)能以《船阵图说》的单一旗令完成变阵,而且(3)吻合北洋海军自1888年成军以来将“定”、“镇”、“致”、“靖”、“经”、“来”均分成“定﹑致﹑经”与“镇﹑靖﹑来”两队的习惯。

  (2)、(3) 两项的旁证且容下节再述,(1)最为紧要。除非另有直接证据,不宜因马吉芬一人之言而尽黜百家。姜鸣也觉得马吉芬报称的阵形很难解释为何“靖远” 不留在左翼与“致远” 为伍。其实,更该质疑的是,“经远” 与“来远” 如果同在右翼,岂不造成左右失衡?这样的阵形对清军有何好处?北洋操典里有何旗令能把双鱼贯阵变作此阵? 海战次日(1894年9月18日,农历八月十九),北洋大臣李鸿章为丁汝昌转奏第一封战况电报,也把战前半个月的前敌军情紧要文电择要抄录、一并汇报。

  其中附件的第一则于9月1日(八月初二)发自旅顺:“…到湾后,接烟台探事西员电,闻旅北有两倭船,今早已派“致远”、“经远” 并“左一” 雷艇前去探寻,俟回再报。” “经远” 协同“致远”作战,虽然没有“靖远” 次数多,却是以竖甲巡洋舰与穹甲巡洋舰的合理搭配,取其攻守平衡。

  战后数日丁汝昌在旅顺养伤,公务由总兵刘步蟾代行。造成“济远” 管带方伯谦被斩首的关键文电,便是这期间(9月22日)所发的第二封战况电报。历来不少史家(如张荫麟﹑马幼垣﹑姜鸣等) 对这份刘步蟾、丁汝昌打乱战场时序、似有误导李鸿章和清廷之嫌的电报颇为留意,阐述已多。

  10月5日(九月初七),丁汝昌的第三封战况报告注24为研判阵形的关键史料﹐不可在此不提:“……,十八日午初,遥见西南有烟东来,知是倭船,即令十船起碇迎击。我军以夹缝雁行阵向前急驶,倭人以十二舰鱼贯猛扑。相距渐近,我军开炮轰击。敌队忽分忽合,船快炮快,子弹纷集。

  我军整队迎敌,‘左一’雷艇亦到,各船循环攻击,坚忍相持。至未正三刻,‘平远’、‘广丙’二船、‘福龙’雷艇续至。‘定远’猛发右炮攻倭大队,各船又发左炮攻倭尾队三船,中其‘扶桑’舰,三船即时离开,旋即回队,围绕我军,夹击包抄。开花子弹如雨,一排所发,即有百余子之多。

  各船均以船头抵御,冀以大炮得力。敌忽以鱼雷快船直攻‘定远’,尚未驶到,‘致远’开足机轮,驶出‘定远’之前,即将来船攻沉。倭船以鱼雷轰击,‘致远’旋亦沉没,管带邓世昌、大副陈金揆同时落水。‘经远’ 先随‘致远’,管带林永升奋勇督战,突中敌弹,脑裂阵亡。

  ‘济远’先被敌船截在阵外,及见‘致远’沉没,首先驶逃,‘广甲’继退。‘经远’因管带既亡,船又失火,亦同退驶。倭始以四船尾追‘济远’、‘广甲’,因相距过远折回,乃围攻‘经远’,先以鱼雷,继以丛弹﹐拒战良久,遂被击沉。‘超勇’舱内中弹火起,旋即沉没。

  ‘扬威’舱内亦被弹炸,又为‘济远’当腰触裂,驶至浅水而沉。该两船管带黄建勋、林履中随船焚溺同殒。‘来远’、‘靖远’苦战多时,‘来远’舱内中弹过多,延烧房舱数十间。‘靖远’水线为弹所伤,进水甚多,均即暂驶离队,扑救修补。‘平远’、‘广丙’及‘福龙’雷艇尾追装兵倭船注25,为敌所断,未及归队。

  此时仅余‘定’、‘镇’两舰与倭各舰相搏,历一时许,巨炮均经受伤。……” 这段文电对清军左翼描述较详,是丁汝昌提督、刘步蟾总兵身在左翼翼首“定远”之故。“‘经远’先随‘致远’”一句,可与前引丁汝昌9月1日“经远”、“致远” 一道出巡旅顺北方的文电相对照;也是当时“经远”、“致远” 同在左翼的最有力的直接证据。

  “来远”、“靖远” 在丁氏电文中并提,“济远”、“广甲” 同进退,都和“‘经远’ 随‘致远’”一样,显示丁汝昌与各管带在战前所议定的“僚舰需互相照应掩护”原则并不拘泥于同型舰。清军当日布成凸横阵的十艘军舰里,实际上只有中央的“定远”、“镇远” 与右翼翼端的“超勇”、“扬威” 是同型舰并列编组。

  甲午海战曾经带给我们多少遗憾,黄海海战中北洋水师摆开雁行阵迎击日舰,结果经远等五舰战沉,邓世昌等爱国将领殉职,世人皆以为清军指挥官(主要是提督丁汝昌)昏聩无能,摆的阵型失误,是失利的重要原因。所谓北洋水师摆了个奇怪的队形。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令人痛心的误会。

  如果清军的战术得逞,日本舰队的下场远远比北洋水师要悲惨。 清军摆出的阵型并不是仓促而为,更不是不通兵法,而是在研究了中日双方的特点以后,周密考虑,制订的相当有针对性的打法,在它的后面,是一套完整的富有攻击性和想象力的作战方案。 丁汝昌本是淮军宿将,作战中素以剽悍凶狠著称,且久经沙场,深通兵法,李鸿章素有知人之名,不会挑选一个窝囊废来统带他苦心经营的北洋水师。

  丁实际并不是如后来人想像的颟顸官僚。他是一位立志以身许国的战将和死士,他虽是旧式军队出身(如日本司令官伊东佑亨一样),但是在重洋之上,16年不断的磨练,使他对国际形势和新的海军战略,也了如指掌(丁汝昌曾数度去欧洲和日本南洋等地访问考察)从开战到大东沟海战的时间足够丁考虑一个周密的作战计划,事实上他也不可能没有一个这样的计划。

  当时北洋海军和日军的优缺点明眼人一看便知,日军最大的优势是拥有航速快,射速快,战斗力极强的四艘英制巡洋舰吉野,浪速,高千穗,秋津州,即第一游击队,北洋水师是拥有航速射速虽慢但是装甲厚,吨位大,炮弹威力大的镇远定远两艘铁甲舰,其他在人员训练等方面,双方各有千秋。

  让我们看看丁汝昌为北洋水师摆下的雁行阵,其实它和纳西莫夫打锡诺普海战的阵型极为相似,如果从空中俯视,看到的将是北洋水师呈倒V字形冲向一字型的日军舰队。这个阵型在战术上的价值就是果断的分割对方,然后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从锡诺普海战看,甚至可以说这是破T字型炮战队形的克星。

  但丁汝昌的战术思想并非简单的灵光乍现,就象下棋一样他考虑到了后面的连续几步后手。北洋水师的队形排列,包括谁先谁后,航速的分配,都经过了精心的规划。 北洋水师的想法很明显是以镇远定远切割日舰编队,随后实施左右包抄。要完成这个计划,先导舰的任务是最重的,它要承担分割的任务,会受到两面敌军的夹攻,且航向意图极为明显,同时它要完成随后的包抄夹击,战术动作远比其他各舰都要复杂,所以北洋海军使用定远镇远来担任这个最艰巨的任务,第一,它们最坚固,第二,指挥官丁汝昌和刘步蟾就在这二舰上,在军舰之间通讯可能于作战中被破坏的情况下,它们仍然能够接受命令,是最容易完成指挥意志的舰只。

  而他们后面的两翼超勇,扬威等距离敌舰远,且仅仅迎击一侧敌舰,中弹概率低,所以用弱舰就可以完成任务。这样使各舰受到的威胁得到平衡,既保护了弱舰,又能够发挥铁甲舰的优势。北洋水师航速慢,但日舰是一字长蛇阵,面对拦腰斩来的北洋水师几乎无法机动改变队形,除非它也全体向右转,变横队,形成只有舰首对敌的态势(这正是清军阵型挨批评的一个重点)。

  日舰是单纵队,纵深不足,北洋水师的切割将在一瞬间完成,正是打在日军的薄弱环节上!使用这种办法可以有效的使日舰为了相互救援而必须和北洋水师绞成一团,不能发挥其航速快的机动优势。按照海战的实况看,北洋水师在开战时指挥的相当出色,切割点正选择在日军本队和第一游击队之间! 正确的作战计划应该是切割日舰队形后。

  定远镇远分别左右转,兜转至日舰左舷,使日舰本队先导舰同时承受前方,左方,右方的夹击,而第一游击队必定掉头援救本队,变成一支救火队而不是日军的拳头。此时,它的先导舰也会同样遭到三面环攻。这样的打法对日舰队先导舰的打击后果会是怎样的呢?纳尔逊在亚历山大全歼拿破仑东方号舰队的毁灭性战例就是证明。

  从全局来看,北洋水师是以定远镇远为饵,换取将日舰切割并包围的阵型优势,然后以日军航速缓慢的本队为抵押,逼迫日军高速的第一游击队自投罗网(即使不投,它的殿后舰在三面环攻之下也难逃一死)。然后以超勇扬威为锭,以定远镇远为锤将日军舰队砸成碎片。

  按照清军的想法,北洋水师的舰队最终会形成一个躺倒的H型,夹住日舰的两队,使其无法机动,如果日舰突围,就可以集中优势兵力至少先歼其一队。如果日舰拼死合龙集中战力,则位于中央的中国军舰(看看舰艇的排序,应该正好是灵活的致远和靖远)便让开一条大路让日舰完全位于内线,而形成一条长长的海上火胡同。

  这显然是一个全歼日舰的富有野心的作战计划! 这个计划从军事角度看完全有实现的依据,首先日舰没有能够消灭定远镇远的武器,对着它们狂轰对中国军队来说正中下怀,用这二者的装甲上挨锻打为其他舰只换取中弹的损失,但是日舰根本无法阻止它们的突破(丁汝昌敢于把自己的座舰放到最前面,的确很有勇气,很象他和捻军战斗时亮出旗鼓诱敌攻击的作战风格,但是有轻率之嫌,也为失利埋下了伏笔,一个相似的例子是抗战时蒋鼎文把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摆在黄河岸边鼓舞士气,结果日军发动豫湘桂战役一交手就打掉了他的司令部,从而造成河南战役中国军队的大溃败),其次,日舰为了避免被包围,唯一的应手只能是向右转向,它们的打法也无非沿着中国舰队两侧展开,形成八字形的两条战线居于外线(很象后来的实战),但这就给北洋水师带来两个好处,第一,日舰在八字顶端有两个固定的转向位置,等于给北洋水师左右两翼各舰提供了固定打靶的机会,北洋水师在八字顶端,恰恰是日舰无法击毁的定远,镇远!这样,能够和中国军舰形成战列对峙的日舰势必已经伤痕累累,越接近八字形的底部, 损伤必然越严重。

  第二,日舰是分成两队,力分则薄,中国舰队则左右逢源 -- 注意,中国舰队两列纵队中间是空的,不会遭到两面夹击,而且呈八字形,日舰两队必然越打越远。而位于八字顶端的定远镇远在一旦形成八字炮战局面之后就可以变成机动队,可以想象此时北洋舰队以左右翼弱舰拖住日舰队形(所以丁汝昌并不怕后队速度慢,本来的计划就没有准备让后队赶上前队),定远镇远象两头俄虎一样从后面扑上来,依次干掉队尾的敌舰(定远镇远会不会分开左右翼?应该不会,丁汝昌的阵型之精髓就是集中优势兵力,他必然会把镇远定远全部用于日舰本队方面),没有一艘日舰可以单独长时间抵抗定远镇远加上当面其他舰只的合力攻击--实战中日舰只要挨上镇远定远一发炮弹就要退出战斗--而日舰对中国舰只却攥不成拳头,因为中国舰队的队形是两列长墙,如果绕到八字底端去包抄,不说包抄进去也是挨到两面夹击,大概等打进去它队尾的所有舰只早就让定远镇远打成奥运会火炬了。

  这是何等考虑周到,狡猾又老辣的打法!非沙场老将不能为也!难怪在作战会议中那些饱读海军经典的将领毫无疑义。为什么丁汝昌采用这样一个阵型呢?还有一个推测的想法,那就是丁汝昌的思路在怕日舰仅仅是败退而不能全歼!所以他要从一开战就死死缠住对方,不和对方打远距离的炮战或少打,拖日舰到悬崖边上决斗,使对方不能抽身而退,否则日舰发挥航速优势,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岂不糟糕。

  大概丁汝昌还准备把日本军舰揍成火炬以后让港内的镇字号和鱼雷艇来结束最后的战斗吧?他们打机动战并不在行,打死靶正好发挥其威力大的特点,也符合清军打仗战功人人有分的习惯。 对清军阵型的百般批评,主要集中在两个问题,第一,日军抢占了T字炮战阵位,这一点,其实北洋水师已经有所准备,那就是双方打成的阵位后来更象一个六字。

  众所周知,T型阵位打的就是对方的先导舰,而丁汝昌的阵型先导舰有两艘,可以大大分散对方的攻击,同时两翼左右分开,比纯粹的T字炮战多少能发挥后方舰只的火力,事实上,作为先导舰的定远镇远并没有遭到毁灭性的打击,相反起到了吸引敌军火力的作用,只是让日军一下子打掉了指挥部,是北洋水师最大的败笔;第二,开战之初,舰首对敌,各舰只能开主炮,后部火炮无法发挥优势,这个批评是正确的,但这是为了取得阵型优势的必然牺牲,就象日本海海战东乡平八郎的阵前回头一样,挨了不少炮弹,换来一个T字炮战的有利阵位。

  只是丁汝昌失败了,东乡成功了,所以他们获得的评价才如此不同。这两个问题和后面的战斗比较,不能算大的问题。 。

  T 字型炮战始终是海战经典,不过,反例也有,比如大西洋海战,“威尔士亲王”号和“胡德”号与“俾斯麦”号的作战,就是在抢占T 字型阵位的时候被德舰第四次齐射击沉了“闪亮的胡德”。其原因就是T 字型炮战有个最大的弱点——自己的舰艇航线固定,对方容易瞄准,而且侧面暴露,中弹面积大。

  如果对方的炮火凶狠,射程远,摆这个阵势有挨打的味道。T 字型炮战不是万能的,当然,它的确是海战中的宝贵经验,不幸的是它的有效性需要经过实践的检验,三次大海战奠定了它的地位:大东沟、对马、和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博斯普鲁斯海峡突破作战. 所谓 T 字型炮战战术,实际上源远流长,并非装甲舰时代的产物,如果追溯它的鼻祖,应该是英国海军名将阿尔比马尔,英国自从建造了54门炮的“太子”号战列舰后就精心设计这一战术。

  当时战舰的火炮都是安装在两舷,所以只有侧面对敌才能产生最好的作战效果,如果以全舰队的侧面,面对对方的纵队,打击其先导舰,便可以产生可怕的效果。同时,当时军舰上有一个“崇高”的职位,就是木匠。因为当时球型炮弹不能爆炸,中弹后只要木匠赶到及时,很少有军舰会沉没,除非是迎风面多处中弹,来不及修补,海水顺潮流迅速涌入,军舰会沉没。

  那么抢占 T 型的那一横,敌军先导舰三面受弹,当然必有一面迎风,比较容易沉船。“太子”号之前的英国海军没有大型舰,波涛之中很难保持队形,以后建造了多艘大型军舰,如“皇家橡树”,“皇家巡游者”,就能够在海上保持战列纵队了,这就是“战列舰”的由来。

  所以,这是一个比利萨海战和亚历山大海战还要古老的帆船时代的战术,它在对马海战中的表现,称之为复兴更为合适。 二战前装甲舰的出现,带来的其实是三项新的变化:第一、舷侧火力减弱,首尾火力加强;第二、开花弹的出现,使击沉敌舰的概率大大增加;第三、大型舰只装甲改进,而火炮的弹头风帽和延时引信还没有出现。

  针对这些变化,各国海军当时都在研究怎样应对,如果看看英国海军当时的主力舰“阿迦门农”号,日本的“甲铁”号,德国的“萨克森”号,各位就会感叹当时设计师的想象力了,真是连恐龙都设计的出来,原因就是谁也不知道未来的军舰应该是什么样的。完整的海战理论,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可以说,双方采用什么阵型,都是合理的,谈不上纸上谈兵和食古不化,要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出发。

  实际上战斗力还包含了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技术水平。如果考虑到这个问题,必须扬长避短才有取胜的可能。 回到以前讨论过的克里木战争,威风八面的纳西莫夫海军上将在锡诺普海战之后,和他的黑海舰队就销声匿迹了,直到他带领水兵在塞瓦斯托波尔的多角堡高地壮烈战死. 。

  答:这也要考虑到地炮的火控技术,集中在一起便于各炮射击诸元的设定,要是分散的太开了,就要作多次的测算,在地炮火控系统出现之前,野战炮兵的射击指挥基本上采用手工作业和...详情

http://zarnayyoga.com/haishangpoxizhan/16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