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上破袭战 >

狼群战术

发布时间:2019-07-23 14:1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猛虎怕群狼”。嗜血成性的狼群令自然界里所有的庞然大物不寒而栗。在它们的轮番围攻下,即使百兽之王也难以幸免于难。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纳粹德国的海军将领邓尼茨之所以被称为“狼头”,就是因为他首创了海战的“狼群战术 ”,使纳粹德国海军在二战初期猖狂一时。“狼群战术”与古德里安的“闪电战”并称为纳粹德国军队的海陆两大“法宝”。

  所谓群狼群战术,即用多艘潜艇组成小分队,像狼群一样轮番对敌方军舰和运输船发起水下攻击。德国海军用“狼群战术”时,集中几艘潜艇力量,攻击一个海上目标,用几艘潜艇的攻击力来摧毁重型舰船。德国海军用“狼群战术”,组织成群潜艇袭击盟国的海上舰船,破坏盟国的海上运输线,使盟军蒙受重大损失。

  狼群战术具体方法:行动中一般要派出数艘舰艇在海上进行游猎,当发现目标后,进行水下跟踪。一艘“狼头”舰来指挥 “群狼”的统一行动。狼群一般都在夜间攻击,狼群中各艘潜艇从对方护卫舰队的间隙或侧翼隐蔽地穿过去,由于多艘潜艇同时对同一目标发动攻击,这样,提高了了命中率,同时可以出现有几枚鱼雷命中同一目标。这样,“狼群战术”可以取得较大战斗效果,“狼群战术”因此而得名。但后来因为盟军及时地采取护航制度和盟军反潜技术的娴熟而使狼群战术逐渐被淘汰。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纳粹德国的海军将领邓尼茨之所以被称为“狼头”,就是因为他首创了

  海战的“狼群战术 ”,使纳粹德国海军在二战初期猖狂一时。“狼群战术”与古德里安的“闪电战 ”并称为纳粹德国军队的海陆两大“法宝”。狼群战术的实质是集中弱小舰艇的合力来摧毁大型舰队

  ,行动中一般要派出数艘舰艇在海上进行游猎并侦查,一般都在夜间攻击,只要有一艘潜艇发现了盟军的护航舰队,就会发出无线电,将距离较近的潜艇全部找过来,在晚上对敌人发动奇袭。通常的做法是,当发现目标时,各舰艇便从对方护卫舰队的间隙或侧翼隐蔽地穿过去,躲过其火力打击屏障,向目标靠近。白天,各舰艇在四面八方占领有利攻击阵位,隐蔽在水下,夜间突然升出水面,同时向目标发射鱼雷。“狼群战术”因此而得名。

  德国占领法国后,将法国的西海岸和比斯开湾的各港口改造成德国的潜艇基地。开足马力的德国潜艇生产线也已经生产出一批新型潜艇交付部队使用。“狼群战”这时步入了它的最辉煌时期。德国也因此诞生了以单艇攻击作战为代表的普里恩、舍普克和奇默尔三位“王牌艇长”。“狼群”战术一时间所向披靡。德国潜艇最高攻击纪录是在两天内击沉盟国38艘商船。在1942年一年内,德国潜艇共击沉盟军船只471艘,总吨位近220万吨。其中,英国的损失最大。1942年,德国“狼群”达到了击沉盟国商船的最高峰。全年共击沉商船1160艘,总吨位达630万吨,而自己的损失率却不到7%。英国首相丘吉尔不得不承认:“二战中唯一令我感到不安的,就是德国的U型潜艇。”

  面对“狼群”的横行肆虐,盟军也有针对性地做了反击。1943年1月,盟国政府首脑与盟军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决定:首先盟军要改进雷达,防止德军潜艇截听信号;其次要增加航母护航,用舰载飞机保证运输船队的安全;三是运用新技术和新战术。4月28日,邓尼茨派出的3支“狼群”准备攻击英国的“ONS-5”船队,但由于运输船队及时得到了护航机群的保护,使德国潜艇无法协调行动,失去了攻击机会。自此,“狼群”普遍遭到护航舰和商船自卫武器的猛烈反击。1943年全年,德国“狼群”击沉商船的吨位仅为240万吨,自己却损失了245艘潜艇。1944年6月,盟军实施诺曼底登陆,德国海军士气一落千丈,“狼群”战彻底失败。

  现代海战理论也仍然把潜艇视为对付航母等庞然大物的“杀手锏”。而现代潜艇作战的一些先进理论,如深海封锁、机动攻击、联合攻击等都还或多或少地受到了“狼群战术”思想的影响。

  狼群战术”猎杀的第一个目标是“雅典娜”号客轮。1939年9月,英国“雅典娜”号客轮悠闲地行驶在大西洋上。船上的旅客正沉浸在平静而安逸的旅行中。突然,他们听到了几声巨响,并感到了强烈震荡。一刹那间,客轮上油烟滚滚。海水涌进了船舱。几分钟后,“雅典娜”号客轮开始下沉并最终葬身海底。此后几年,盟国的大型运输船队屡有同样遭遇,而罪魁祸首正是德国海军的 “狼群战术”。

  俗话说“失败是成功之母”。这句话用来形容“狼群战术”的诞生真是再贴切不过了。首创“狼群战术”的德国海军司令邓尼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为德国 U-68号潜艇的艇长。他经历了德国海军“无限制潜艇战”的失败,切身体会到 “用潜艇在白天公开与大型舰队作战”的战法已经落伍了,应当尝试在夜间发动突然袭击。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时,邓尼茨终于得到了一次试验新战术的机会。他指挥 U-68号潜艇在夜间突然穿过英海军的护卫警戒圈,凶猛地接近商船,用鱼雷将其击沉。当英军护卫舰队闻声赶来救援时,邓尼茨已指挥 U-68号潜艇迅速下潜,可潜艇偏偏出了故障。最后他只好弃艇逃生。不过,这次没有完全成功的行动却成了“狼群战术”的萌芽。

  在二战爆发前的时间里,邓尼茨潜心研究一战经验,进一步从理论上完善了自己独创的“狼群战术”。二战伊始,邓尼茨便率领德国海军以“狼群战术”称霸大西洋,致使盟军商船遭受巨大损失,后勤补给线遭到严重破坏。邓尼茨也因为“狼群战术”的成功而成为希特勒最得力的干将之一。他的职务一路攀升,先后升为舰艇司令、海军司令,最后还被指定为元首的接班人。

  然而,邓尼茨同样被眼前的胜利禁锢了头脑,醉心于自己的战术而忽视了再创新,导致德国海军的战术在多年的海战中如出一辙。而盟军则专门组织力量来研究对付“狼群战术”的有效战法,派出规模庞大的反潜飞机和潜艇,灵活采用 “狙击”、“围歼”、“诱杀”等手段来肢解“狼群”,尤其是运用最新型的雷达来搜索德国潜艇。而邓尼茨无视盟军侦察预警能力的提高,依然在大西洋上集结庞大的潜艇群,打算彻底切断盟军在大西洋上的运输线月,邓尼茨赖以成名的“狼群”终于遭到毁灭性打击———他的王牌潜艇在一个月内被击沉30 多艘。“狼群战术”宣告失败。

  现代海战理论也仍然把潜艇视为对付航母等庞然大物的“撒手锏”。作为战争史上的重要一笔,邓尼茨的“狼群战术”给我们带来了如下启示:再好的战术如果不创新,终将摆脱不了失败的命运。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潜艇作为新生力量发挥了重要作用。战后,世界各国更加重视潜艇的发展。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各国共拥有九百余艘潜艇,其中美国111艘,苏联218艘,英国212艘,法国77艘,意大利115艘,日本62艘,德国57艘。这些潜艇无论在吨位、航速、航程、潜深上,还是在武器装备、水声设备、电子设备以及动力装置上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在整个二战期间,各国共建造了1600多艘潜艇。这些潜艇取得了击沉各种运输船5000余艘、2000余万吨、击沉击伤各型军舰381艘的辉煌战果。

  德国虽然是一战的战败国,但它的潜艇作战成就远远超过其它国家,对潜艇的威力认识最深,对潜艇的作战理论也研究最透,所以在二战的大西洋战场上,德国潜艇占据了主导地位,其凶恶的U艇和著名的“狼群”都在潜艇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就算在这段由大型水面战舰主导的时期,体积较小的U型潜艇仍然击沉了大量盟军船只。德国U型潜艇的艇长们称这段时间为“快乐时光”。U型潜艇的巨大成功源于新战术的运用和对盟军运输船队关键弱点的仔细研究。在战争的第一年里,德国海军潜艇部队就涌现出许多王牌艇长,如奥多.克莱兹默,冈特.普利恩,乔吉姆.赛普克和弗里兹.兰普。他们指挥U型潜艇独立展开攻击行动,每艘艇平均每个月可以击沉25艘盟军船只。但是邓尼兹认为把大量潜艇集结起来,一起向受到护航舰保护的船队发起攻击,可以进一步发挥U型潜艇的特点,扩大攻击效果。

  这个观点非常的简单。但是U型潜艇要是想在开阔的海域对运输船队发起攻击,有三个关键的问题:第一个是寻找船队的初始位置,第二是在船队周围集结,第三才是真正的攻击。邓尼兹的方案是把潜艇编为若干分队,每个分队都成直线部署在垂直于船队航线的方向上,同时在总部通过无线电指挥各个分队的行动。潜艇指挥官白天把他们中午时的位置信息传回邓尼兹所在的潜艇总部,如果需要的话,还要报告天气情况。反过来,总部指挥官根据最新得到的情报,通知潜艇指挥官调整分队方位。

  如果一切正常,一个潜艇分队可以拦住一个运输船队,同时报告船队的位置、航向和航速。虽然潜艇可以通过声纳装置定位船只的机械噪音,但只有在可视距离内才能发现目标。随着战争的发展,U型潜艇的声纳性能几乎可以媲美护航舰的雷达。这简直就是一场发生在盟军制定船队航线的指挥官和德国潜艇总指挥官之间的竞赛。因为发现目标往往是最难的,许多时候,船队就从一个潜艇巡逻分队的中间穿过,却没有被发觉。

  U型潜艇一旦发现目标,就立即隐蔽起来,监视并跟踪着船队。同时向其他各艇发送常规信号报告自己的位置,另外,再发送一个用于方向定位的中频DF信号。分队中的其他潜艇收到信号之后,就马上向船队靠拢过来。U艇作战命令中规定了每艘潜艇必须跟踪记录其它潜艇发现目标的报告。尽管在这一过程中,潜艇分队之间频繁的无线电通信非常容易被海岸上的DF基站拦截,但是邓尼兹仍然坚信这种战术运用起来十分安全。

  通过监听海上德军潜艇发出的DF信号收集情报是非常重要的。在认真研究了这些信号的发送模式后,盟军积累了一些重要的数据,可以通过对陆地基站截获的DF信号的分析,粗略的估算出德军在海上的U型潜艇的数量和大致位置。这种无线电通信流量分析技术的作用非常明显。但是在1939年,陆地基站只能估算出50英里范围内的潜艇位置,而且,也没有人能够设计发明一种尺寸小到可以安装在舰船上的DF信号监听装置,所以,盟军的DF信号监听收集的情报不具有战术作用。无论如何,U型潜艇的攻击行动直接暴露了他们的存在,只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依靠对无线电通信的监听。因此,在1940年,德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U型潜艇的无线电信号是用高度复杂的恩尼格玛密码机加密过的。每个密码机上都有一系列的字母转子和连接在插板上的插线。转子的旋转位置和插线的连接方式每天都根据密码本进行修改。因此,当操作员敲击键盘上的一个数字或字母,屏幕上显示的将会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数字或字母。3到4组转子和不同的插线连接方式可以产生几千万种可能的字母组合。邓尼兹很清楚由恩尼格玛密码机加密的信号是可以被破解的,只不过完全破解非常耗时。因此,短时间内破解的信号相当有限,不足以影响潜艇的行动部署。

  在U型潜艇发动的最后一次编队攻击行动中,潜艇之间非常松散,仅通过无线电保持联系,这次攻击为他们赢得了“海狼”的绰号。在下令分散攻击之前,邓尼兹集结了尽可能多的U型潜艇包围了运输船队,这是一次近乎完美的“狼群行动”。对于每艘潜艇,没有任何的战术协调,因为要想在那种环境下进行协调是不可能的。因此,根据当时的条件,决定在晚上从船队的暗处发动攻击。潜艇利用黑色的夜空作掩护,悄悄接近,而盟军船队却在月光下显得轮廓分明。攻击一波接着一波。潜艇下潜到最适合攻击的深度,仅露出指挥塔。它们迅速突破了护航舰的防御圈,直扑运输船队。高速冲击的目的是为了能够将艇首的4对鱼雷全部发射出去,如果可能的线枚鱼雷。在所有鱼雷发射完毕之后,潜艇就向船队的末端方向撤离,或者在商船留下的一片混乱之中下潜溜走。

  1940年秋,新的狼群战术充分利用了盟军海上运输的致命弱点。至此,沿岸附近成为受到U型潜艇威胁的主要海域。这些潜艇通常单独行动,且攻击时保持下潜状态。因此,在大西洋两岸都部署了反潜护航舰。而在广阔的大西洋中部海域,向东航行的船队由巡洋舰、较老的战列舰或者是盟军潜艇提供保护。而向西航行的船队一旦离开有德国潜艇出没的指定危险海域,就分散开来,独自航行。因此,横跨大西洋的船队在没有护航舰保护的海区航行时,特别容易遭到U型潜艇的攻击。而护航舰本身,也只能一次对付一艘潜艇。

  1940年10月16日,6艘U型潜艇拦截攻击了编号为SC7的船队,但是这次攻击进行的不太理想。这个从加拿大出发的慢速船队由34艘船只组成,同行的有为船队提供东海岸保护的3艘反潜护卫舰和皇家空军的S25桑德兰型远程水上轰炸机。实际上,U-48号潜艇在第一个发现船队之后立即击沉了两艘运输船,但是马上就遭到了轰炸机的驱逐。于是邓尼兹重新集结了一个潜艇编队,并于第二天晚上发动了攻击。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类似于鲨鱼进食时的狂暴情形,甚至是德国人也搞不清他们都干了些什么——有5艘潜艇居然在船只之间随意穿行。 到了攻击结束的时候,共有22艘船被击沉,这是二战期间北大西洋所有的船队中损失率最高的一次。在10月20日,一个新组建的包括了5艘潜艇的编队(其中有几艘参加了攻击SC7船队的行动)再次攻击了编号为HX79的盟军船队,尽管为这个船队提供护航的战舰在11艘以上,包括2艘驱逐舰和3艘轻巡洋舰,但还是有12艘运输船被击沉。

  U型潜艇的狼群行动让盟军在1940-1941年的冬天吃尽了苦头,但是盟军不久就制定了明确的对策。最重要的莫过于发明了能够安装在小型战舰和飞机上的雷达,尤其是最新的发射波长为10cm的雷达装置,可以探测到海面上的U型潜艇和艇上高频DF信号接收器。2月份,英国皇家海军把西区司令部从英格兰南部迁到了利物浦,让其全权指挥北大西洋商船护航的任务。他们可以动用战区内皇家空军的海岸作战飞机参加反潜行动。另外,英国还在冰岛建造了海军和空军基地,这将反潜护航范围延伸到了大西洋中部。1941年3月6日,丘吉尔宣布,英国政府决心投入更多的力量,以赢得北大西洋战役的胜利。

  同时,西区司令部明确规定了护航舰队的组成,舰队的领导体制和训练方法,并且研究了标准化的战术反潜作战条例。1941年4月,发布了第一本战术手册——西部战区护航作战指导原则。按照该原则,护航舰队的首要任务是护送运输船队安全及时地达到目的地,其次才是击沉德军的U型潜艇。

  在护航舰队的反潜作战能力不断增强的同时,天气也有了很大的好转,而且英国雷达的性能也提高了许多,这些有利条件为英国在3月中旬取得的巨大胜利奠定了决定性基础。在那次战斗中,2艘大型U型潜艇普利恩号和斯开普客号在海面上被击沉,而另外一艘克莱兹默号,被皇家海军俘虏。这三艘潜艇的损失,标志着U型潜艇“快乐时光”的结束。沙恩霍斯特号和内赛劳号撤回了法国布雷斯特港,德国封锁切断不列颠群岛的威胁也随着解除。1941年4月,美国政府宣布扩大中立海域。新的海域包括了冰岛和大部分大西洋中部海区,这使得焦虑的英国人更加松了一口气。至此,美国海军的护航范围覆盖了半个北大西洋,同时可以通过公开频道放心的广播盟军船队和飞机的位置。

  1941年春季,在大西洋中部海区为运输船队提供反潜护航的行动正式结束。在同年6月,刚刚组建不久的加拿大皇家海军在纽芬兰建立了一个基地,加拿大护航舰队从这里出发可以直达冰岛,在那里和英国舰队交接运输船队。这填补了船队航线上的最后一个空缺。位于纽芬兰的加拿大皇家海军护航舰队拥有几艘新造的轻巡洋,一些从美国海军退役的旧驱逐舰(舰员全部都是新手),再加上数量非常少的高性能的驱逐舰,因此,他们的战斗力比较弱。但是,西区司令部的总司令说:“这基本可以解决船队在北大西洋的安全问题”。所有人都不希望他们和德国潜艇遭遇。1941年夏,英国人在破解英格玛加密信息的过程中取得了重大突破,几乎可以确保船队在海上再也不会面临任何来自U型潜艇的危险。

  到了5月份,在A3护航舰队中,美国海军只剩下了几艘海岸警卫队的轻型装甲舰和极少的驱逐舰。这支护航舰队名义上是美国舰队,但主要却由加拿大轻巡洋舰构成。加拿大皇家海军再次接替了大部份快速船队的护航任务,而第24舰队下属的作战部队绝大多数也都是加拿大人。由于冰岛已经不再作为护航交接地,船队必须在爱尔兰北部和纽芬兰之间直航。只要船队按直线航行,同时这些轻巡洋舰和驱逐舰不要太热衷于攻击德国潜艇,那么安全方面基本可以得到保障。 但事与愿违,德国潜艇在1942年夏末充分利用了这些潜在的机会发动了多次攻击。

  邓尼兹将军发现了商船队紧靠着北部远处巨大的回环型路线航行,他们的护航舰队非常的薄弱,因此,他就把潜艇部队主力转移到了大西洋中部海域待机行动。加拿大护航舰队依旧护卫着慢速船队,他们还没有安装更加先进的舰载雷达装置。舰上的第一代雷达很容易被U型潜艇上最新的雷达信号探测器发现,而且护航舰队中的驱逐舰太少——驱逐舰航速较快,这在反潜作战中具有重要意义。同时,整个舰队中只有一艘加拿大皇家海军护卫舰安装了最新的DF信号监听装置。更要命的是,从2月份开始,盟军再也无法对德军U型潜艇的无线电通讯流量作精确分析。随着在大西洋中部海域潜艇数量的迅速增加,战役发生了重要转折。

  1942年秋,双发的遭遇战最终爆发。经过一系列的海上战斗,加拿大海军战败并撤出了大西洋中部。从7月到1942年底,尽管跨洋商船队中由加拿大负责护航的船队只占总数的30%,而且几乎全是慢速船,但是损失的船只却占到了盟军同时期在该海域所有损失的80%。英国随即谴责了加拿大海军的无能,但是没有高性能雷达的战术支持,加拿大皇家海军只能盲目的作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曾经提出了一些改进措施,比如提前发射照明弹帮助发现并预防潜艇攻击。但是这种方法很笨也很危险,所以很快就放弃了。相比之下,发展快速船队并由装备精良的英国战舰提供护航,效果会好得多。英国驱逐舰上最新的DF信号监听装置可以截获U型潜艇在海面上发出的电波,这迫使附近的德军潜艇只能下潜到海面之下,和外界的联系也因此中断。同时,英国海军的10cm雷达可以在夜间为整个船队构建一个坚固的防御网。凭借先进的武器装备和准确的战术情报,英国海军挡住了“狼群”的围攻,逐退并最终击沉了U型潜艇。

  11月,在一次围绕编号为SC106的船队的保护战中,加拿大舰队惨败——15艘船被击沉。在这之后,英国于12月初就着手部署,以便让加拿大海军和剩下几艘美国战舰撤出大西洋战区,不再为跨洋船队提供护航保护。尽管A3舰队在大西洋中部的战绩没有其它4个加拿大舰队那么差,但是它的装备和加拿大战舰一样的落后,赛克特里级轻型装甲舰航速过慢。当然,还有其它一些原因。

  自从1941年将大西洋西部航线的控制权和加大拿舰队的指挥权交给美国以来,英国一直耿耿于怀。而且在11月末,由于需要支援盟军在北非的登陆行动,英国暂停了在大西洋东部海域的反潜护航作战。英国不仅要和整个世界并肩作战,还要独自穿越满布U型潜艇的大西洋中部。所以,英国接管了整个大西洋战役的作战指挥。1942年1月,加拿大退出了战役,A3舰队也准备解散,至此,为横跨大西洋的商船提供护航的重任就全部落到了英国人身上。

  1943年初,英国皇家海军承担了在北大西洋为船队提供护航的主要职责,而大西洋中部海域也成为德国第七代U型潜艇最后一个可以肆意妄为的“猎食”场所。德国海军希望赢得某种战略性的胜利。1943年初,在超出盟军常规路基战斗机作战范围之外的大西洋中部海域,一共游弋着100多艘U型潜艇。船队要想避开它们,几乎是不可能的。1943年的1月和2月,在破解U型潜艇通信密码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所以,盟军船队再次进入了该海域。但是和加拿大舰队在秋季的遭遇一样,慢速船队只要离开了友军战斗机的保护范围,一旦遇到20到30艘潜艇,那命运是很悲惨的。1月份,为了保护编号为SC118的船队,英国皇家海军的护航舰队与德国潜艇进行了激烈的交战。此役盟军共击沉4艘U型潜艇,而自己损失船只11艘。

  1943年2月20日,德国人截获了重要情报,编号为ONS166的盟军慢速商船队将向西跨越大西洋,随后,U型潜艇奉命在大西洋中部海域集结待机。为船队提供护航的是A3舰队,它的组成包括美国轻型装甲舰斯宾赛号(WPG-36)和坎培尔号(WPG-32),加拿大轻巡洋舰罗森号、屈利姆号、多芬号和岂力沃克号,英国轻巡洋舰蒂安萨斯号和波兰驱逐舰布泽号。第一艘U型潜艇发现船队之后由于害怕被DF侦查装置发现,所以马上撤退了。第二天,英国皇家空军120飞行中队的一架“解放者”远程轰炸机炸沉了一艘潜艇。但是,随着船队逐渐远离了空军的保护范围,德国潜艇加强了攻势。在21日夜晚,U型潜艇突破了护航舰队的外围防御。尽管坎培尔号击沉了一艘潜艇,但是由于海面天气恶劣,德军潜艇的攻击又是一波接着一波,这使得组织有效的防御几乎不可能。24日,加拿大改进型凯特来纳巡逻机飞抵增援,一举炸伤2艘德军潜艇,并将其余大多数潜艇击退。但是德国潜艇躲到了浓雾中继续向船队攻击。2天之后,残酷的战斗结束了,盟军损失了14艘船只。

  3月份一系列激烈的护航作战再次证明了一点——就算是强大的重型舰队也不能把商船队平安无恙的护送到大西洋彼岸的目的地。盟军之前一直把U型潜艇用于报告天气情况的信号编码作为破解德军部署攻击行动时无线电通讯的关键。一旦德军改变了编码方式,那么盟军情报部门就无法再获取必要的信息,以制定能够避开大量潜伏在大西洋中部海域的德军潜艇的船队航线月份的前三周,所有的船队航线都被德国截获了,其中一半遭到了攻击,损失率达到了22%。

  在3月16日到20日之间对编号为SC122和HX229的船队的攻击行动中,德国海军取得了最为辉煌的胜利。40多艘U型潜艇参与了攻击,这是整个二战期间规模最大的“狼群”。攻击持续了4天,尽管盟军把两个船队结合在了一起并加强了护航力量,但还是有21艘船被德军潜艇击沉。3月下旬,由于海上风力非常大,盟军商船队才得以躲过U型潜艇的猛烈攻击。到3月底为止,盟军在大西洋中部海域一共有71艘船被击沉。

  尽管如此,但是到了3月末,一切都发生了改变。盟军达成决议,把从西经47°到不列颠群岛之间的北大西洋海域控制权全部交给英国,从1943年3月30日开始,在大西洋中部海域的所有作战行动受英国的统一指挥。盟军不仅调派了几艘盼望已久的航空母舰和更多的远程作战飞机加强该海域的反潜力量,而且组建了强大的后援力量,及时提供有效的海上支援。 另外,盟军的密码专家破译了德军的密码,这使得盟军可以设计更加安全的航线。同时,通过监听德军潜艇的无线电通信,发现他们的士气非常低落——反攻的时机成熟了。更为有利的是,海面上的天气大为缓和,暴风雨少了很多,这使得驱逐舰利用雷达和DF侦查装置清扫海面更加高效。英国总指挥部充分利用这些条件,开辟了远离德军潜艇潜伏区域的安全航线,运送了大量物资。同时将反潜力量强大的船队作为诱饵派遣到U型潜艇的包围圈中——宰杀“狼群”的时刻终于到了。英国的战术终于奏效,打破了“狼群”神线月末,英国舰队保护一支有46条船组成的编号为ONS5的船队由东向西航行时遭遇了德国潜艇。1943年4月28日,一艘德国潜艇发现了船队,但是立即就被前来增援的美国海军的一架卡特里娜轰炸机驱逐到了冰岛南部。舰队奋力抵抗U型潜艇攻击,它们亟须支援。在那时,情报不是很精确,所以制定航线时需要一定的猜测技巧。同时,德国海军的情报部门破译了盟军船队的通信密码,因此至少有40艘U型潜艇集结在ONS5船队的前方海域。从1943年4月29日到5月1日,一直有盟军飞机断断续续从冰岛和纽芬兰起飞支援船队。纽芬兰的战机向最西边的德军潜艇发动了攻击,并击沉了一艘。英国皇家海军第2后援舰队的4艘驱逐舰也加入了1943年5月2日和3日的战斗,一直到补给燃料时才离去。

  尽管船队航线设计的比较成功,尽管远程战斗机飞行员在不利天气下作战相当英勇,但还是没能挡住U型潜艇在5月4日再次对ONS5船队发动攻击。由于护航舰数量少了许多,防御力量严重不足,导致6艘商船在晚上被击沉。到了5日,德国潜艇利用恶劣的天气作掩护又击沉了另外4艘,而盟军派出支援的战斗机却没有发现船队。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只剩下了7艘护航舰,船队已经不可避免的陷入了15艘德军潜艇的包围之中。

  但是很幸运,在6日凌晨,这7艘战舰盼望到了英国皇家海军第1护航舰队及时增援。同时海上起了大雾,这对皇家海军驱逐舰上的10cm雷达来说,正是发挥作用的大好机会。当U型潜艇四下摸索而找不到目标时,护航战舰则一个一个搜寻德国潜艇并击沉他们。到了日出的时候,护航舰队一共击沉了5艘潜艇。另外有两艘潜艇在搜寻船队时相撞而沉没。经过一夜的混战,德军损失了7艘潜艇,邓尼兹不得不放弃进攻。

  盟军完全放弃了躲避战略,整个5月份,盟军战舰一直在主动搜寻攻击德国潜艇,许多U型潜艇遭到“屠杀”。比斯开湾是U型潜艇转移时的必经之地,在这里,50架盟军空军战机对潜艇发动了猛烈攻击,取得了巨大胜利。仅5月份,盟军就击沉了41艘U型潜艇,同时只损失了7艘商船。1943年5月24日,邓尼兹将军被迫承认了失败,召回了“狼群”。不管怀着何种目的,北大西洋战役已经结束了。1943年,商船损失直线下降,而新船建造迅速飙升,这一年新增船舶运量达到了1400万吨。

  在1943年的整个夏天,U型潜艇试图继续在从加勒比海到北非的北大西洋南部海域发动攻势,并在燃油补给艇的支援下,扩大作战范围。但是德国潜艇使用的英格玛密码已被破解,它们的行踪完全暴露在盟军面前,完全成了美国海军由航空母舰组成的反潜舰队的猎物。9月份,德国海军在U型潜艇上安装了重型防空武器和新研制的声音制导鱼雷,准备再次发动大西洋攻势,但最终都失败了

  到了1943年底,U型潜艇在大西洋上已经很难运用“狼群”战术了。它们只能独立作战,而且不能对外发送无线电信号以免暴露自己,这使它们成为了正真意义上的潜艇。虽然在二战末期的最后18个月中,德国潜艇一直在海上巡游,但它们再也不能对盟军构成威胁了。

  不久,盟军发明了能够安装在小型战舰和飞机上的雷达,如能发射波长为10cm的雷达装置,可以探测到海面上的U型潜艇和艇上高频DF信号接收器。

  冷战时期的苏联红海军毫无疑问是海军史上的一朵奇葩。庞大的兵力本身,不仅包括巨量的潜艇部队,还有数目众多的岸基航空兵。但如果翻一翻人类海军的历史,你就会发现,这种战术思维并非苏联首创。纳粹德国海军在二战时的很多成就,早已为苏俄军队完成了理论验证。弱小的纳粹海军纳粹德国海军军旗...

http://zarnayyoga.com/haishangpoxizhan/21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