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上破袭战 >

有关战争时期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8-20 06:1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二战时期,苏联人民在斯大林的带领下,团结一致,浴血奋战,在付出巨大的代价之后,终于取得了莫斯科保卫战的胜利。

  战争胜利的当天,上万名疲惫不堪,无精打采的德国战俘排成长长的纵队,在荷枪实弹,威风凛凛的苏联士兵的押解下走进莫斯科城。

  得知×××战俘进城的消息后,人们几乎倾城而出,纷纷涌上街头。在宽阔的莫斯科大街两旁,围观群众人山人海,挤的风雨不透。在围观的人群中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儿童。

  苏军在战胜入侵的德国×××的同时,自己也付出了重大的伤亡。这些老人,妇女和儿童就是战争的受害者,他们当中许多人的亲人,在这场异常残酷的战争中被入侵的德国×××杀害了。

  失去亲人的痛苦把原本温和,善良的人们激怒了,他们怀着满腔的仇恨将牙齿咬得咯咯响,一双双充满血丝与复仇火焰的眼睛齐刷刷的向俘虏走来的方向注视着。

  战俘出现了,近了,更近了。围观的人群开始骚动,有人喊出打倒×××的口号,有人叫骂着让杀人的凶手偿命,接着人群潮水般地向前涌。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企图阻止,马上被汹涌人潮冲得七零八落,最后警察和士兵手拉手组××墙,好不容易才将人潮挡住。

  此时,战俘已经来到人群前面,他们个个衣衫褴褛,步伐蹒跚,每向前迈一步都十分艰难。他们有的头上裹着绷带,有的身带重伤,有的失去手脚躺在担架上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

  面对激怒的人群,德国战俘呆滞,木讷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与惊慌。出于求生的本能,他们不住的后退。许多战俘本来就身负重伤,疲惫不堪,在遭到如此惊吓后瘫软在地。担架上的重伤号被扔在地上,无力逃脱,拼命的哭号呼救。

  这时,一位中年妇女在混乱中拼命挤过人墙,冲到一个受伤的战俘跟前举拳要打。

  这是一个失去双腿的重伤号,他头上打着绷带,破烂的军装上沾满了血迹,脸上的稚气表明他绝不会超过20岁。面对扑面打来的拳头,他无力躲闪,瞪着惊恐的眼睛,发出绝望的哭泣。

  蓦地,中年妇女停住了,木雕泥塑般站在那里。她怔怔的看着年轻的战俘,心头一阵剧烈的刺痛,在这个年轻伤号稚气的脸上,她分明看到了自己刚刚战死的儿子的影子!

  妇女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那只高举的拳头无力的垂了下来,妇女从怀里掏出一块用纸包着的面包,轻轻的递到伤号的面前。年轻的伤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用惊恐的,带着泪光的眼睛盯着面包,不敢去接。直到妇女硬把面包塞在他手中,他才如梦方醒,抓起面包连裹在外面的纸都顾不上撕,就狼吞虎咽大吃起来,看得出他一定几天没吃饭了,饿坏了。

  看到伤号饿成这个样子,妇女缓缓蹲下身子,用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伤号头上的弹伤,失声痛哭起来!

  悲怆的哭声撕心裂肺,骚动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人们惊呆了,一个个用惊异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一切。空气仿佛一下子凝固住了,整条大街一片死寂。

  良久,人们才醒悟过来。这时,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那些老人,妇女,孩子,纷纷拿出面包,火腿,香肠等各种食品,一起向受伤的战俘拥去...

  1940年8月20日,在八路军总部的统一指挥下,晋察冀军区、晋冀鲁豫军区部队,发起了以正太铁路为重点的大规模交通破袭战——这就是后来所说的“百团大战”。

  当时晋察冀军区的攻击重点是井陉煤矿和娘子关。战斗一打响,战士们势如破竹般扑向井陉煤矿守敌,迅速抢占了东王舍矿区。丧心病狂的日寇为阻击我军前进,不顾自己的侨民尚未撤退,便用迫击炮朝着东王舍村猛轰,矿区顷刻间变成了一片火海。

  滚滚浓烟和熊熊烈火中,忽然半倒塌的日式房子里传来凄厉的呼救声和婴儿的哭喊声。三团一营的两名机枪手,毫不犹豫地冲进烈火中,背出了两个小姑娘和她们奄奄一息的父亲——她们的母亲已被本国军队的炮弹炸得粉身碎骨!

  虽然战士们拿出了当时奇缺的急救包抢救,但两个孩子的父亲——东王舍车站日本副站长加藤清利终因伤势过重,死在了八路军前线的包扎所里。两个孩子成了孤女!

  司令员听说后,下令将两个日本小姑娘接到司令部所在地——井陉县洪河漕村,派人给她们检查身体,还叫警卫员买来糖果等食品,后专门派人将她们送还到日本兵营。

  1980年,《人民日报》发表了《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报道,在中日两国引起强烈反响。经多方努力,人们终于在日本宫崎县都城市找到了两个小姑娘中的姐姐——美穗子。当年,她和妹妹被送到日军兵营后,妹妹因病在石门铁路医院身亡。1980年,美穗子携全家来中国,向聂帅和帮助过她的中国人民表达了诚挚的感谢。聂帅救孤的佳线.

  有一天,我们几个人在他家闲聊,讲起了抗战时打鬼子的故事.原先听到的故事还不都从书上,电影里来的.都是些轻松愉快的事情.正好这时,他父亲从我们身边走过,见我们很热闹,就过来跟我们聊起来.

  他说,打小鬼子可不象你们想的那么轻松.我就跟班长一起去打过鬼子的炮楼.下面就是英雄伯伯给我们讲的他当年的一次战斗故事.

  在一个晚上,地里的青纱账已经起来了.他和全班其他全体战友在班长的带领下,偷偷地摸到一座鬼子炮楼底下.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十一个人,十一条枪,一起瞄准炮楼上面站岗的那个鬼子,大家一起开枪,打死他.打死了,就算是完成任务.就可以借着青纱账的掩护撤退.他们相信,有青纱账的掩护,又是晚上,小鬼子怕中埋伏,不敢出来追.

  按照事先的计划,大家进入了埋伏阵地,大家一起瞄向炮楼顶上站岗的鬼子.随着班长的口令,一,二,三,放!大家一齐开枪.结果岗楼上的鬼子没伤着一根毛.相反,他看见了我们开枪的闪光,立即开枪还击.不等我们开第二枪,炮楼里正在睡觉的鬼子,穿着裤衩,拖着鞋就冲了出来.

  我们的战士一时慌了手脚,不等班长下令,大家转身就跑.这一跑,谁也没敢回头.鬼子在后来追了一晚上,我们跑了一晚上.跑得都吐血了.最后回到营地的,只有他和班长,其他的战友去那里了,不知道,是给打死了,还是回了家,不知道.反正从此以后再也没见到他们.

  英雄伯伯给我们讲,那时候,他们的枪是很差的,十一条枪都没有打中目标一点都不奇怪,他们能够人人都有枪,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正是装备差,训练也差,打鬼子是非常艰难的事情,很多人在枪林弹雨中退缩了,遇到困难逃亡回家了,都是当年很普遍的事情.

  后来我查史知道,直到王家垴战斗后,(有人说是关家垴,但中央电视台讲是王家垴)八路军才结束了日本鬼子一个大队就能单独进根据地扫荡的历史.为了在王家垴消灭这四百人的一个大队,我们牺牲了一千多人(还有一说是三千多人).胜利都是用生命堆出来的.

  展开全部1919年6月28日的巴黎凡尔赛宫,几名身着礼服的中年男子座在镜厅门外的长椅上,他们看起来都精神颓丧,但却还努力的保持着一种悲惨的尊严。镜厅正是四十八年前德国军队打进巴黎,威廉一世举行加冕礼的地方。也是在这里,威廉一世宣布德意志帝国的成立。

  但是风水轮流转,今天轮到德国乞和了,法国人决定在德国皇帝登基的地方羞辱他们一番。并且,德国不允许参与条约讨论。所以在六月如此炎热的夏季,德国代表也只能眼巴巴的坐在大厅外面的椅子上等待结果。

  最终的谈判由三大国(英国、法国、美国)的政府首脑把持,各领袖最后一次仔细核对了这份《凡尔赛和约》。 就传唤德国代表进入内厅签字。 德国新外长赫尔曼·穆勒仔细端详这份条约后,犹豫的说:“条约太苛刻了吧,有违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威尔逊先生早前提出的十四点和平建议”。

  法国总理乔治·克列孟梭冷冷道:“最后通牒已下,不签字你们德国人就等着吃枪子吧”。

  出人意外的是,这位年轻德国外长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从眼睛里滚落出了一滴滴大泪珠,泪水顺着脸睱滴在了眼前的那份《凡尔赛和约》之上,如此突然的举动反而使得那些战胜国成员不知所措,心怀不安了。

  一名英国代表甚至走到了这位绝望的德国人身旁轻声安慰他,就像安慰一名打架输了的小学生。

  叹息间,外长用那不停颤抖的右手在《凡尔赛和约》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签字的时候,这位可怜的德国人努力的挺起了胸膛,就像一块木头似的,只有他的眼睛和那不停颤抖的双手才表明他还活着。

  末了,痛苦的德国外长用那通红的双眼巡视了一下房间里的每一个人,并用那已不成调的语气说道:“先生们,一个7千万人的民族虽灾难深重,但并没有灭亡。”

  二战中期在中非,意大利军队500多人奉命防守一个野战机场,他们拥有坚固的混凝土永备工势,充足的弹药,甚至还得到了2门德国人支援的两门威力巨大的88炮和充足的弹药,而进攻方的英军只有400多人,甚至连象样的重武器都没有,英国指挥官对这次攻打基本不报有希望,甚至已经做好了撤退的打算,但是奇怪的是进攻刚刚打响,意大利人就放弃了抵抗打出了白旗,当询问接受投降的意大利军官为什么投降时,对方竟然气呼呼的说:我们没有撬棍,没办法打开那些该死的弹药箱!

  在一个双方胶着的港口,德军布雷舰每逢星期一。三。五便来布雷,而英军扫雷舰每逢星期二。四。六便去扫雷,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只到有一天英军指挥官因为别的事而没顾的上例行的扫雷作业,第二天前来布雷的德军扫雷舰被自己前天布的水雷炸沉了......在英军救起落水的德军军官时对方十分气愤的质问英军军官:你们做为扫雷部队怎么能这样不负责!这在我们的军队里面是绝对不允许的!而绅士的英国人对此也一直很过意不去,因此对于这些被救的德军一直给予很好的待遇,直到战争结束把他们送回国。

  抗美援朝时,第二十军分三批入朝,每一批入朝前都要在沈阳领取物资。有一批部队由于入朝时间提前,冬装等物资还没有运到沈阳,于是没领物质就入朝了。20军是驻江浙的部队,由于江浙一带当时比较暖和,所以战士们还穿的夏季军服。当时朝鲜平均气温约零下30-40多度!这批部队里有一个师的6连,刚入朝就协同另一个军的一个营阻击溃逃的美军。可最后这支美军竟未遭一枪一弹,顺利的撤出了包围圈,导致这次行动失败。那个营的营长愤怒地找到6连的阻击阵地,他惊呆了,只见6连125名官兵全部被冻死了。他们还保持着被冻死前的姿势,枪已上了膛,眼睛通过准星死死地瞄着下面的山谷,有的战士还抽着卷烟······没有任何一个人逃跑!

http://zarnayyoga.com/haishangpoxizhan/44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