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上起渡点 >

无心即自在 无心驻吾心

发布时间:2019-07-14 21: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引:我欲乘风向北行,雪落轩辕大如席。我欲借船向东游,绰约仙子迎风立。我欲踏云千万里,庙堂龙吟奈我何?昆仑之巅沐日光,沧海绝境见青山。长风万里燕归来,不见天涯人不回。

  叶羽,这个名字之于北离是一段传奇故事。他是一代军神,领兵打仗镇守一方,却因通敌卖国犯谋逆之罪,被满门抄斩。他本是北厥之人,叛变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没人会去探究真相,因为真相永远掌握在当权者手中。

  当年北厥内乱不止,朝中政变,叶羽被孤立驱逐,归顺北离,意气风发的叶羽与百里洛陈和还是皇子即后来的太安帝结为异姓兄弟,三人共进退,击溃西楚,灭掉北厥,稳固北离,太安帝终成一国之君。患难与共的情谊敌不过得到权利的快感,无仗可打,那些功高震主的武将就成为当权者的心头刺,即便流血,也非拔掉不可。

  还好老天睁了一只眼,在叶羽旧部的帮助下,唯一的儿子叶鼎之逃离北离,由北蛮入得南诀,成为南诀江湖第一人,只差半步神游玄境的雨生魔的徒弟,修习神功。家破人亡让叶鼎之充满仇恨,他立誓回北离复仇。

  之后他确实潜回北离并做了青王殿下的幕僚,也许是命中注定,一段孽缘要用他一生来陪葬,他遇到了叶安世的母亲易文君,当朝影宗之女。身份的烙印由不得自己做主,犹如笼中鸟的易文君渴望自由,从天而降的叶鼎之之于她,犹如溺水前抓住一根稻草,即便脆弱不堪,也不想放手。而易文君之于叶鼎之,是拿在手心里呵护的仙子,让他忘记仇恨,只想跟她厮守终生。但是一个是即将嫁入景玉王府的妃子,一个是全国通缉的罪臣之子,结果早已注定。

  当年叶鼎之没有抢到亲,因缘际会在忘忧门下修习佛理,渡己渡人,如果一直这样,也许就没有后来的因果,所以没有如果。在天外天的操作下,易文君被送到叶鼎之的身边,被爱蒙蔽双眼的两人未曾想到这是一场阴谋,他们在杭州某一处湖边,恩爱有加,很快有了两个人的宝贝,取名安世,期望他世世平安,世世顺遂。三年有余,天外天动了,因为他们要叶鼎之入魔成为最强悍冷酷的人,带领他们复国。是的,失而复得之后更想牢牢抓住那种幸福,如果被剥夺,那是何等残忍,叶鼎之几乎瞬间入魔。天外天如了愿让易文君离开,带走叶鼎之和年仅四岁的叶安世。

  叶鼎之不愧是将门之后,强势成为天外天的宗主,一统西域各部落,被中原称之为魔教。叶鼎之率领教众东征意图寻回家园,亦为自己寻回妻子。一路上腥风血雨,生灵涂炭,北离奋起抵抗,双方一度形成对峙局面,进退不得。这和当初北离侵犯北厥有什么区别呢,又一场人间炼狱,双手沾满鲜血的叶鼎之知道自己变成了自己最厌憎的人。一切已回不到当初,也许一切该结束了......

  这回宗的一路上,叶安世静静的听着白发仙陈述当年往事,好像很久远了,叶安世叹息一声,道:“莫叔叔,你说当年我父亲的心魔是什么?他是如何身死?”

  “少宗主,当年我带您赶到之时,只见那百里东君立于宗主墓旁,他挡住北离一众教派,同我们立下锁山河之约,我们退出北离,将您留给忘忧收养,十二年期满接您回宗。各种缘由属下也不得而知!”白发仙回应道。

  “放心好啦,我现在十七岁了呦。”未等白发仙回神,叶安世已使出神足通奔城而去,“酉时必回!”

http://zarnayyoga.com/haishangqidudian/17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